「接下來怎麼辦?」

「我們保持聯絡。」

「聽起來很可怕。」

「那,就說『我們明年見』。」

 

一年可以有多長?

 

可以像2010年九月到2011年七月那樣長;也可以像2013年九月到2014年六月那麼短。

在共同的笑與淚還有無人會放棄的漫長等待,以及沒有快樂亦無悲傷的巨大而沈重、卻也倏忽即逝的灰色記憶之間,我寧可選擇前者。

 

只是這回你是否仍願意跟我一起等?

 

相處僅三天,美好依舊。我知道少掉了的是什麼。在大坑,夜很深,外面下著大雨,陽台深如夜色而門開著。床上我坐著,我都是知道的。

 

多期盼你再把眼睛睜得圓圓的笑著撥開我的瀏海;多期盼早上醒來你仍舊先找我還在不在;懷念總是想拍彼此的照片,搭電扶梯的默契,以及不管是在路上、車上或家裡你都會握緊我的手讓我安心。

 

有些東西佚失了,我知道。我注意的到。但我無法說,亦不可能要求它們回來,因為我知道你也做不到。

但僅存的溫暖我仍握著,那本身足以成就幸福。

 

多期盼你仍關注著我,努力用線上翻譯解讀文章中哪怕根本不重要的訊息;那實在非常可愛。只是我可能也忘了告訴你,這樣被關心照看著我有多麽快樂。

這文章你仍會看到嗎?會的話就太好了,我彷彿能看見那溫暖又多了一些。然而我並不奢望。被我浪費掉的你實在太多了。

 

忘掉美好太難了,我想丟掉悲傷應該比較簡單。沒有什麼不能原諒的。這一次我把溫暖收好了,勇敢也是。我仍用盡力氣盼望那延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 Chen 的頭像
Chen Chen

赫拉巴爾.過於喧囂的孤獨

Chen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