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睛霧霧的,看不清楚。我以為愛著我的說了「再見!」然後走了,還是他其實並未說再見?機票還是在那之前買的。我摯愛的親人死了,他們輾去了空地上每一根草,在被風往來穿透的棚子下告別,他的靈柩則停在那場鬧劇後面。

 

熟悉的一切失了序地向後退卻,離我愈來愈遠。我的眼睛霧霧的,看不清楚,但我沒有哭。明亮的台北不知為何說自己是霧霾之下北京的灰色。這裡是四通八達的,因為每一個結局都是一樣的。

 

即便美好僅有一年,大概也要六年的時間才能忘記。

還是永遠無法真正忘記?

 

這樣掐指一算便覺得美好十分不划算。想起五年前的自己,沒有期待即是沒有失望的。簡單而永恆。

嘗試忘卻並非唯一的任務,沒有那樣辛苦。清楚地知道。我們還是走著十年來不變的街道,吃一樣的東西,且幸運地不總是想起令人感傷的你。

然而隱了形的卻那樣沈重。

 

失戀一年,劫後餘生。再掐指一算,美好那樣難,要忘記孤獨應該很簡單。只是如同寫完學校報告開始讀德語時獲得的私密的快樂,那是呼吸之間努力忘掉美好後才能進行的功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 Chen 的頭像
Chen Chen

赫拉巴爾.過於喧囂的孤獨

Chen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