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早餐店裡進貨。已經進入非常炎熱的日子,就算完全不動也會不可遏止地不斷留下汗來。

吹冷氣喔!她把大袋炸物搬到敞開的冷凍庫門前呵呵笑著說。非常開心的臉。完美的笑臉。真誠的快樂。

你看冷氣都流出來了!看的到啊,有沒有!

我的確看的見化為白色煙霧的冷空氣不斷流出來。密實而撫慰人心地帶走懸浮於時間中的微粒。

那各式各樣無處可去的微粒。

 

 

書桌上紅皮的單字書,麥田出版的楚辭和最後在宜蘭的山裡讀著的村上春樹已經積了非常厚的灰塵。沒有一本是讀完的,筆記本亦然。但我並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接著下去。

不曉得為什麼連Moleskine 也緊密連結著你。我猜想我生命中許多非常重要的美好都不可避免地如此吧。

我是一個空空的人。要裝進什麼都可以,但那些填充也隨時都會流出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 Chen 的頭像
Chen Chen

赫拉巴爾.過於喧囂的孤獨

Chen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