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月正中央的一點完成了研究所入學考試。應試本身像個笑話,有點不自量力的意味。可以的話希望永遠不想起我曾寫下的淺薄的答案。不過再怎麼說也算是認真完成了大學畢業以來的第二個段落。首段是積極但不成功地參加空服員考試。

考完試以後馬上騎了 YouBike 回去。幾個月來一直想要騎在羅斯福路上,在風和城市的夜色裡筆直地不停踩著踏板前進。相當卑微的心願。不過總算達成了,雖然若不是因為回憶,空氣可能會更髒,馬路也更顯危險才是。

 

然後過了四天放空的日子。認真地放空。讀了一些一直因為考試而小心遠離著的小說;複習了幾年前剛開始學德語時的 Passwort Deutsch 1(很棒的教材);還練習也陳舊了的鋼琴,發現上一次彈琴居然是十年前的事情。一整天反覆做著這幾件事。雖然也是不間斷做著,但是直接而並不耗費心力。心情需要的時候便一直聽小提琴協奏曲。

也不斷吃妹妹送我的 Haribo 小熊軟糖,喝了很多啤酒。特別美味嗎?還好。但有過去的味道。簡單而美好的日子。

 

然後男朋友從香港來了。分離要四個月,見面卻只能有三天。但這好像也是不需太多思索而必要接受的事情。一起去勤美綠園道見了老友,在戶外無所顧忌大聲笑了,雖然如此,那場合仍然比較像是狗狗的聚會啊。一起做的洋蔥派因為烤箱缺乏下火而失去了應該美味的派皮,不過露出的邊緣就很酥脆。麵包家人倒是非常喜歡。材料只有水麵粉酵母和鹽巴而已。

麵粉和鹽,發酵後是翌日早晨的氣味。僅僅希望那後面是你。還有你推著咖啡豆讓磨豆機旋轉發出唧唧唧的聲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 Chen 的頭像
Chen Chen

赫拉巴爾.過於喧囂的孤獨

Chen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